清鸢公子。

《桃兮.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零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 宜其室家。
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 宜其家室。
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 宜其家人。”
    花间少年秉扇轻吟,眼眸如清泓,眉间一点朱砂,绛唇映日。怕是哪个女子见了,也只能自愧不如。“桃儿,你何时归来?”少年摩挲着旁的桃树,竟是如此繁盛,桃花开得灿烂,蜂飞蝶舞,生机盎然。只是那桃中的人儿,不知何时会归。

   “万俟先生。”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入。转而走进一位背负着长剑的男人,倒是眉眼清秀,眼睛深邃得像深海一般使人看不透。这人儿,可是当时仙门世家中最令人寒颤的一位,玄天门江氏寒策,年少时,就已闻名仙门,不知多少同门师兄师弟对他嫉妒得骨头痒,他也不闻不问,一身傲骨倒也活得自在洒脱。

    “终于来了?”被称作万俟的少年转身,收下折扇,面带微笑地盯着那位修仙之人,虽是微笑,却看不出任何情绪。“江公子,是来赎罪的?”

     江寒策不语。“扑通”一声,双膝跪地,背上的长剑因动作的起伏,掉落在地,发出刺耳的金属声。“我想救他。”他的头低了下去,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,眼睛直盯着长剑发出的白色光辉,倒也令人心寒。

    “江公子不必这样。”万俟用折扇点点额头,故作心烦。“求我何用?又不是我害得桃儿,当然不知如何救。”万俟扬起嘴唇,十分迷人 但眼中没有任何笑意,只有冰冷。“不过...江寒策,你可是亲手把他送上断头台的人呐,你难道不知如何救他。”

     “只要你能救他,我可以承担起一切。”

   “都这种时候了,还在装好人,还真是正人君子啊江公子。”万俟收起笑容,顺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长剑。“此剑何名?”

     “清悠。”江寒策答道。

     “真是可笑,这样做的话,桃儿一定会对你抱有希望罢,即便你百般拒绝和冷眼。y也对,你们多久以前就认识了?青梅竹马两小无猜?少时玩闹也当真?”万俟抚摸着清悠,手腕一转,利刃出鞘,泛着点点银光,指向了江寒策。“倘若用着把清悠杀了你,就能让他回来,如何?”